Dr.顾

顾衍庭。



退休了。

©Dr.顾
Powered by LOFTER
 

[寻.]Ⅱ

哨兵paro//ABO//黑花//瓶邪//OOC是一定有的//还有微微的黑盟

BGM:

Nigelback-S.E.X.

There For Tomorrow-The World Calling

===================

"......嗯?"

大清晨,黑瞎子就被身邊的灰狼一尾巴掃醒.拿過床頭隨意放置著的墨鏡隨意架在鼻樑上坐起身,環視一周.沒什麼異樣--特別大的異樣,除了對面原本空置了很久的床鋪上擺放著的一件行李.

他隨即站起身,靠近.一股莫名的清新氣味撲面而來.至於是檸檬還是薄荷,黑瞎子也懶得細想.人不在,看樣子是放下東西又匆忙離開的.正對著墻壁發呆,房間厚重的鐵門便被人毫無征兆的,推開了.

兩個人隔著薄薄的墨鏡片對視數秒,無言.

解雨臣凌晨到達的時候,黑瞎子還躺在床上,睡得安穩.他也不急著收拾東西,放下東西就離開了房間去找發小吳邪,完事兒才回到房間準備稍作休整,結果正對上黑瞎子站在她的床邊上一言不發的看著他.

表情詭異的像是得了失心瘋.解雨臣在事後回憶中說道.

-可怕.

解雨臣在心中為自己的未來做了個禱告,然後調整心態,微笑的望向對面的男人.卻發現對方不知何時已然一個箭步衝上前,拳頭攜著勁風直衝面門.他下意識的偏頭躲開,右手同時從腰后彈出蝴蝶刀,刺向對方空門大開的腋下.

然後驟停.收回小刀.

眼中虛偽的笑意成了冰冷的戒備."你到底想做什麼?"對方嬉皮笑臉的舉起雙手."解雨臣是吧?誒喲--爺還真沒想到Beta想到的攻擊性也能這麼強悍,不錯不錯."說著左手晃了晃指間不知何時拿到的資料卡."這兒諢號黑瞎子,他們都叫我瞎子.以後就是好戰友了,多關照多關照."

資料卡打著旋拍在了解雨臣胸前,發出"啪"的一聲輕響.

兩個人擦身而過的時候,解雨臣沒有回頭,"我問你為什麼故意留破綻."

"因為啊.我不想殺你."說著話,黑瞎子已經背對著解雨臣摘下了墨鏡,閉上眼坐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