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顾

顾衍庭。



退休了。

©Dr.顾
Powered by LOFTER
 

直到死亡将我们联结。CH03-CH04[Pietron/微Jarny/HE/亲情向·你个锤锤]

提示:OOC有.不合逻辑有.妇联二时间线向后有.小学生文笔有.贾尼比银鹰甜有.傻白甜有/娶妻生子设定没有.肉没有.虐可能没有.战斗估计是没有.


Chapter.3

Clint有时候真的不懂Tony的脾气,各种意义上.

说实话他已经把这件破事忘得干干净净的了,所以当他看见站在家门口的Jarvis的时候,还是稍稍有些惊诧.

“Mr.Barton.”金色短发的青年稍稍颔首权做打过招呼,”Sir让我把‘他’送过来.”他自然而然的用了”it”而非”he”.

Clint皱了皱眉,尽管这样的称呼无可厚非,他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爽.

Jarvis看了他一会儿,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然后侧过身,露出身后被机器人扛着的生命摇篮,”您想把它放在哪里?”

-客房?书房?阳光房?停放拖拉机的仓库?

他认真的想了想,最终还是让机器人把那个摇篮放在了客房的床边.他一点也不希望Wanda因为自己的兄长住在仓库里而把他无辜的小农场给拆了.

“一两天之后他自然就会醒了.”Jarvis微笑着补充了两句,带着机器人转身离开,”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给sir打电话,我随时在线上.”

送走客人,他干脆上了楼,百无聊赖的打量了一遍严丝合缝的生命摇篮.”嘿,kid,”他自言自语一般敲了敲摇篮的表面,”欢迎来我家.”

然而他的自言自语还真的得到了简单粗暴的有效回应——”咔哒”一声轻响,生命摇篮的盖子缓缓的翻开,分到了两侧.他略带惊诧的”wow”了一声,同时开始庆幸这小子没有像Vision一样直接打碎生命摇篮蹦出来.

然而Pietro并没有.

他只是安静的躺着,胸膛随着均匀的呼吸声一起一伏,看起来一时半会儿并没有睁开双眼的意思.尽管他现在并没有他的实际年龄那么大,头发也像他姐姐一样还是自然的棕黑色,但是他稚嫩的脸上却已经多多少少的有了点日后的顽劣与跳脱.

——这大概是Clint第一次平静地打量Pietro,虽然他不知道日后这样的机会还多的多.

“Hmm——Jarvis应该提醒我这玩意儿现在的作用只是当个快递箱子的.”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弯下腰将Pietro从”快递纸箱”里抱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床上.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比Clint想象中轻得多.

“Well,让我们来看看它还能做些什么.”在多次尝试着搬动生命摇篮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直起腰开始冒出一些不得不服老的念头.

“那就只能做个花盆了吧......?”

“希望这个东西内部没什么重金属污染物之类的.”

他自言自语的走下楼去.

 

“暴殄天物啊Clint.”目睹了堆放在装满泥土的生命摇篮里播撒花种的这一幕的Tony,有些遗憾的转向身后正在处理文件的Jarvis,”Jar——你觉得Clint如果知道了他本来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会不会用他的箭头戳我屁股?”

“我想他可能会感谢您没有送给他一个哺乳期的婴儿,sir.”Jarvis依旧目不转睛的处理着手中的文件,并没有抬起头回应Tony的眼神,”您在Vakanda买下的那块地还有什么用处么?”

“随意.”他耸耸肩,露出一副小孩子在恶作剧成功之后才会有的笑容,”无论如何,我们的弓箭手还要忙上三四年呢.”

“对,简单的人追乌龟问题,亲爱的Jar.”   

 

Chapter.4

Pietro醒过来,大概是在他来到Barton宅第三天的事.

当时Clint正拿着来自S.H.I.E.L.D的老同事们送来的鲜牛奶和早报往餐厅里走的时候,一个身影以相当快的速度先他一步进入了厨房,然后顺走了那盘巧克力口味的奶油曲奇.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did you?”黑发的少年大喇喇的歪在沙发上,看见Clint皱着眉转过身来还很有礼貌的挥了挥手,”O——ld man.”

“......我看到了,kid.”虽然Pietro跑得很快,但目前只是相对快而已,所以弓箭手先生凭着超人的视力目睹了全程,还罕见的忍住了”甩他一脸报纸”的欲望.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你也死了啊——看来我是白死了真可惜.”少年愣了愣,继续开心的滔滔不绝,”我以为我要一个人去见上帝了......说起来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嘿你手上拿着的是哪儿的报纸?”

“这儿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这是我的家.”Clint在Pietro啰里八嗦的同时走近他,用手中卷成一根棍子的报纸狠狠的——狠狠的甩了他的脑袋一下,”很疼对不对?恭喜你没死成,以被子弹射成做饼干的面粉筛子的形式.”

然后他在Pietro的身边坐下,端走了饼干盘.”小孩子不应该吃太多甜食的,会蛀牙——Wanda可没有预付给我为了给你补牙需要用的钱,知道么?”

然而小伙子还沉浸在”没能死成”的巨大精神冲击中,并没有回答他的话.

就这样,屋子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好吧.”Clint听见Pietro很小声的嘟哝了一句,”我为什么会在你家?”

“Stark把你送来的.”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然后懊悔的在心里抽自己的嘴巴.少年撇撇嘴,身子歪在了Clint的肩膀上,”是他救了我?真可怕.”

“——你身上有一股泥巴的腥味,old man.”

Clint真的想现在揍他一顿.

又是一阵糟糕的沉默.

“那你算是我的监护人?””可以打你屁股,kid.”

“我想Wanda了.””她现在见到你说不定会大闹纽约市.”

“能不能把我床边上那个’自留墓地’一样的奇形怪状的花盆搬走?它得太丑了,而且让我感觉就像自己已经死了一样.””如果你可以的话.”

“甜食吃得太多容易不举,old man.””......这和你没关系.”

Clint转过头,抱着一种非常崇敬的眼神看了看这个目测站起来头顶只到他胸口的小伙子,忽然有了一种”还不如养只小狗来的可爱”的心情.

不过中国有句古话,他还隐隐约约的记得.

-大概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吧?

他皱了皱眉,努力回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