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顾

顾衍庭。



退休了。

©Dr.顾
Powered by LOFTER
 

随手扒拉过来写写

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策妄荼。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一个很重要的人叫策妄蘼。

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五年级。[[[黑历史   ....大概是个人脑洞比较清奇只能自产自销。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哦挺烂,大部分都是努力塑造的文字,叙事多描写少情感平淡,还需要加油。    其他人觉得我说得对。[[[no

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非常非常大,大概是喜马拉雅山顶到马里亚那海沟底这样。主要是风格上的差别,大概是玛丽苏的进化史吧?

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就是那种很清淡的故事,平平淡淡到让人心疼的。哦...有肉的也有可能喜欢。

6....排版排掉了?

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肉和某个不太能掌握性格的人物。经常是鸡血几千字结果因为一个配角担心OOC就卡掉了。比如《直到死亡将我们联结》里的红女巫就是。沉痛。

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看心情。说实话我坑很多所以写完的时间大概。呵呵哒。

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除了作文一般都不会准备,挑根笔撕张纸,一打上课铃就开始就着清奇的脑洞稀里哗啦的写。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没有特别的...?有的话大概是不怎么喜欢给身边的人围观,感觉就像羞耻play。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式等) 

一般来讲是手写,因为是学生嘛。打字的话会用小黑屋,所谓痛并快乐着嘿嘿。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这个习惯。风格变化不大但是内容对话和描写的变动还是挺大的...2000字的短篇码到电脑里的话前后能差个五六百字这样。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傻白甜。偶尔也想写虐发现自己不会。

14......?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只是想写东西而已,没这方面的打算。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大概是我对主副CP的关注点挺奇怪的。被人说副CP甜的出血主CP连牵手都还没有过。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但是稍微有点痴迷于挖坑的欣喜吧[。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不是黑历史的我得翻翻...这个是暑假的练笔,因为父母要求转换文风写的。谈不上特别喜欢...反正感觉还行。

 叶修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凄凉感充斥着一整条长街,混合着空气中的潮。湿感凝成一片薄薄的水雾。

他只是很唐突的想要出去走走,也不是为了看风景的那种走走,只是想四处挪挪动动而已。右手手习惯性的摸向口袋夹出一根五叶神,然后想找个打火机点燃。

口袋里是空荡荡的,他愣了愣,然后伸手摸向另一个口袋,叶修依稀记得那里面还有半盒用剩下的火柴。

果不其然,一个因为已经被来回揉。捏不知多少次而有些软趴趴的火柴盒被他掏了出来。他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抽。出同样有些走了形状的内盒,然后“嗤”的一声笑出来。盒子里还只剩下一根火柴梗,顶端发黑,显然是被人用过了又塞回去的。

他知道是哪个无聊的老家伙做的,但是又不能去找他算账,所以把火柴盒原样塞回口袋里,慢悠悠的走出门。

旅馆的外面是一条街。

普通的江南的一条普通的小河旁的一条普通的街。

他松松散散的走着,安静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街上很安静,不同于白天大集市的热闹与夜晚酒吧街的疯狂,除了细微的虫鸣声,就只剩下他踩在青石板上时“咯吱咯吱”的脆响,然后再度安静下来。

青瓦白墙,翠竹桃花,还有脚下被水气氤湿而颜色变深的青石板路。

他会停下来,向着夕阳的方向略略偏过头,看一眼被霞光映着的泛着一层绛色的白色粉墙,然后继续向前走,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

走着走着,街左侧的房屋到了尽头,露出了茵绿色的河水,在河道中缓缓的随着他的脚步前进。河面上吹来的风还留着正午阳光的余温,暖乎乎的掠过他的刘海与发梢。

水边传来浆洗衣服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身一步步走近河边,目光望向近水平台上的身影。那是个年纪不大的姑娘,穿着普通的干干净净的白色衬衫和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卷着袖子在洗脚边大木盆里的一堆衣服。泡在水里窝成一团的衣服在夕阳下显得有些泛红,在水中带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姑娘似乎觉察到他的视线,转过头看向他,然后腼腆的笑笑。他愣了愣,习惯的想要吸一口烟,结果只能尴尬的对着姑娘笑回去,并在心里好好的问候了一下老家伙的家人。

继续向前走,他看见一团黑黑白白的东西在水里漂来漂去,似乎是只狗。

也不知怎么的,他和那只哈士奇的目光就那么对上了。那只狗的眼睛不大,圆圆的很黑,眼球的右上侧有两个水岸酒馆灯光映出的白色亮点,看起来水润的很。

——他似乎忘了这个狗刚在水里浪过几圈。

然后那个哈士奇就爬上了岸,趴在了岸边的石墩子上。然后他听见河对面传来一声呼喊,一口的京片子味儿。

“萧大炮!回家了!赶紧给我回来洗澡!”

那个二哈站起来,甩了甩毛上的水,然后再次跳回了水里,又到了河对岸。

叶修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河对岸,河对岸的近水平台上蹲着一个围着江南独有的蓝布印花围裙的青年,肩膀上立着一只昂着脑袋翘着尾巴的纯黑色。猫咪,高傲得很,皮毛在周围灯光的照耀下油亮油亮的反着光,似乎正在盯着水里的狗,看不清表情。

青年似乎也注意到了正在看向这边的叶修,向他点点头,笑得很和善。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继续向前走。

天渐渐黑了。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喜欢啊。嗯...能写出父母喜欢的作文也不错,不过那种文风对我挺勉强的。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点个蛋蛋全是画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