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顾

顾衍庭。



退休了。

©Dr.顾
Powered by LOFTER

你的荣耀不老[魏琛生贺/叶魏]

大概是今日首杀哦嘿嘿嘿。
补充。图糊别点。
喜欢老魏,所以他的生日超重要的。不过挤了这么久也算是不容易的写完了,写的有点烂多多包涵。

那么感谢您的观看,也请继续爱老魏。 

这个老男人,我是放在心尖上的。

0928,魏琛生日快乐。

你的荣耀不老。

妈的图片糊了。
文字补档。

OOCOOCOOC重说三。
叶魏叶魏微索魏。
先矫情矫情然后傻白甜♪

全职里最喜欢的是老魏,最心疼的也是老魏。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单纯的爱着这个倔强没下限的老男人。或许他不够帅气,或许他不是大神,但我爱的是他,只是他魏琛,这就够了。
2015年,魏琛22岁。
他的荣耀刚刚开始。

魏琛,生日快乐。
你的荣耀不老。

魏琛有点不开心。
叶修已经在G市待了快一周了,到今儿他还没点儿回来H市的意思。不过要是搁在平时,叶修不在他也是乐得自在的,但是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
不得不提的一件事是,每次魏琛一想到他和叶修的那档子事儿,他就有种占了别人便宜的歉疚感。如果这次叶修真的不打算回来的话——如果的话,魏琛也不会特别的吃惊,毕竟他在牵起叶修手的那一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点也不夸张的说,魏琛一直觉得自己现在可有可无。
此时的魏琛正对着无限循环的电视广告发着呆,脑子里是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的想法,他突然失去了去做些什么的兴致。尽管烟盒就在口袋里,火机胡乱的倒在面前的烟灰缸边上,一伸手就能碰到。
他只想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呆一会儿而已。
茶几上的板砖机突兀的响起来,铃声还是叶修自娱自乐时录下来的一段话。
“老魏老魏,接电话了赶紧的啊,哥在召唤吉祥物呢快来快来——”
他有些无奈的坐直身子拿过手机,点开免提丢在沙发上:“……喂?”
“哦老魏我跟你打声招呼,这两天回去的机票买不到了所以我还得晚点儿回去啊。”对方的声音顿了顿,似乎在摸索什么东西一样,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别忘了明儿早上起来带着工会兄弟们抢Boss啊,哥要让中草堂狠狠打打自己的脸,呵呵。”
“成了信号不好哥不说了啊,等我回去。”
对方似乎很急的说了一大堆其实没必要一定打电话才能说清楚的话,然后敷衍着挂掉了电话,魏琛连“再见”也来不及说。
比起对方对莫名其妙的通话的不满,魏琛心里突然多了一点释然。对方这种明显的敷衍,绝不是毫无由头的。该来的迟早都会来,他知道的。
和叶修结束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魏琛第一次睡的这么早,比他以往任何一次放弃熬夜打荣耀的时候都要早得多。因为他不需要等任何人回家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已经不足以形容魏琛现在的状态。他侧卧着休憩的很安稳,但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各种各样的东西搅得他睡不着。
肉灵分离大概可以形容老人家现在的状态。
就在他已经游离在睡着的边缘的时候,玄关处传来了轻微的声响。声音很轻,但又很熟悉。魏琛已经是习惯了叶修的脚步声,所以他翻了个身,主观上觉得自己应该是已经开始做梦了。
所以当对方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差不多是懵逼的。
里魏琛生日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叶修出现在魏琛的床边,带着无可奈何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人睡得熟着,胸膛随着平缓的呼吸声均匀的起伏着。
他带来了对魏琛来说,应该算是惊吓的生日礼物。

其实魏琛醒了,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回来了这件事对他来说未免离奇,他怕自己忍不住撸袖子搧了叶修,真的。
于是他按捺住内心复杂的情绪继续装睡。直到对方温热的身躯钻进被窝贴在他的后背上,魏琛才睁开眼舒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继续睡。
“既然等哥等到这么晚才睡……不说声晚安嘛。啧啧啧老魏你也真是的。”
对方的声音贴着他的颈侧传进耳朵里。魏琛一点也不想回答,转了个身子换成左侧睡,不自觉的牵住了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惊喜,嗯?叶不羞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第二天早上魏琛起的有点晚,一睁眼就看见对方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没有半点扰人清梦的自觉。他抓了抓因为前半夜的翻来覆去而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目光挪到叶修压在鼠标垫底下的白色信封。
信封只露出大概四分之一,右下角用蓝色墨水印着G市的一个地址。说实话,他魏琛比谁都清楚这个地方,那是蓝雨青训营的地址,当初还是他敲定的。
魏琛站在了原地,目光镶在信封上,带着脚步一点也挪不开。而背对着他的叶修却像是意识到了他的关注而有意不搭理他,甚至挪了挪鼠标把鼠标垫压的更紧。
如果说魏琛本来还对这个信封跟自个儿是否有关系心存疑虑,那这下他确定这个东西一定跟他本人有关。
对方摘下耳机转过身,脸上是夸张的过了头的惊讶看着他:“哟,老寿星起床啦……?睡得好吗?”
“叶修我操你大爷!”魏琛怒,转身准备去洗脸,却被对方的一句话钉在了原地。
“唉哥好心好意跑到蓝雨求爹告爷的把索克萨尔给你借回来两天,老魏你就这么对我……哥伤心了真的。”
索克萨尔。
就这么一个随机生成的名字,魏琛在自己心里没人的小角落里念了不知道多少遍。
为什么会有迎风布阵?因为魏琛放不下索克萨尔,放不下那个倾注了他全部青春年华的术士。以他的水平,退役后再去随便练个职业也不会差,可他在转职的时候还是鬼迷心窍的点了术士。
没了就没了吧。他安慰自己。毕竟索克萨尔找到了一个更适合他的主人。
魏琛依稀想起自己当时不吭不响离开蓝雨的时候,就随手拿了个信封把他装了进去,放在了桌子上。他还不合时宜的想起那时的信封是普通的牛皮纸信封,质量不好。
而此时,索克萨尔就这么放在他面前。
于是魏琛轻轻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抽走了那个信封到书房去了。

信封里除了那张熟悉无比的账号卡还有一张A4纸,上面形形色色的十几行字写满了蓝雨人的祝福。挺秀气的是喻文州的字,有些繁乱的是黄少天的字,略显青涩的是卢瀚文的字……纸张从他的手中悄然滑落
魏琛在状态开始下滑后的第九年,第一次手抖,甚至混乱到拿不动一张薄薄的纸。
魏琛弯腰捡起那张纸,很耐心的将它重新叠好。
然后他拿起了索克萨尔,指腹细细的摩挲着依旧光滑的卡面。他或许是对他最了解的人之一——魏琛甚至有信心回忆起每一道细微的划痕是因为什么而出现和他那时有多么自责,因为每一道划痕在他看来都是对索克萨尔的伤害。
他只是平静的抚摸着他,没有别的动作。魏琛不敢再次操纵他,因为他知道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术士已经完完全全的变了样子,不再是他所记得的索克萨尔了。
他放下了那张账号卡,站起身洗脸刷牙准备出门。
叶修拦住了他:“老魏你干啥去……?”
“我去……去买烟。”他愣了愣,随口诌出一个不知所云的理由,声音里混着不易被人察觉到的哽咽,转过头躲开叶修的视线。
对方没有接话茬,只是伸手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很轻很轻的笑出声:“嘿,要哭了这是?别哭啊老魏。”
“生日快乐。”

傻白甜失败物
写到一半儿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了,下面的基本全是扯淡
估计要掉粉了,心累
哭唧唧,你们别取关好不好嘛
等到66FO我就开点文_(:_」∠)_
不嫌弃的话……小红手小蓝心或者关注随便点点哪个都不错啊对吧(。ì_í。)
那么感谢您的翻看——![鞠躬

另。对象换签名所以改ID了,务必重新眼熟我的头像和昵称,谢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