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顾

顾衍庭。



退休了。

©Dr.顾
Powered by LOFTER
 

一片普通的游乐园日记。上。[12M/HE/傻白甜]

 又名游乐De愛丶←来自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去打他别打我谢谢。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糖属于你。

谢谢观看。


    "Joy & Crazy Love!"

  "Joy & Crazy Love!"

  "Joy & Crazy Love!"

  欢愉。

  疯狂的爱情。

  很久以前,12以为这些只会被编入歌词的事物这辈子都不可能被编入他的生命里,不过那也就都是很久以前的小年轻12dora才会有的想法和认知了。

  大概是有点可笑吧。

  17岁的大当家在他自己的认知里已经是个身心成熟的真男人,他的爱情从出现到现在其实一直都称得上疯狂。尽管不外乎牵手、拥抱、亲吻以及做爱,但这些看起来不是那么顺理成章的一切一直都是属于他的。

  想想吧,一个人一生中有大约876600个小时去享受他可以享受的一切,而最疯狂的莫过于和一个自己所中意的人一起将每个小时变成120分钟的欢愉。

  

  大下午的太阳明晃晃的挂在天上,12看见属于他的疯狂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运动鞋踩着他所不了解的调子,抑或是一时兴起用以代替抖腿的小动作罢了。

  比起12的踩点式准时,Mike提前到达的习惯有时也会成为苦恼——干站着什么都不做对于任何人都是一件穷极无聊的事情,更何况这是一个标准学术意义上的夏日午后。

  Mike在发呆,思绪飘在他最近沉迷着的某个游戏上时他甚至已经轻松脑补出了它的BGM,脚后跟也就不自觉地打起了节拍。天气是真的热,哪怕老老实实的躲在广玉兰油的发绿的树冠下也仅仅是减少了阳光撩拨起的骚动。空气依旧是热的,吸进去呼出来,时时的灼烧着属于一个家里蹲的呼吸道。

  “我c...靠!”

  脸颊上某片皮肤温度骤降,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脏话已经下意识的喷了出去——不过他还是刹住了,不愧是麦扣老爷。当Mike抬起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那是某个家伙将冰镇的雪碧罐子恶意贴在他的脸上时所出现的必然状况。

  “等多久了啊?跟你说了不用提前那么多的......”

  “习惯了呗。”

  Mike手里的易拉罐湿湿冷冷的, 和他干燥滚烫的手心划出一片鲜明的界线。12的笑容像是快要融化的棉花糖,是Mike喜欢的那种甜而不腻。

  说实话宅如Mike他是一点也不想在如此天气出门瞎逛的,偏偏这个月12的直播时间超了不少多拿了一份奖金,就以“八嘎领导发奖金”这种怎么想都是借口的理由拽着Mike出来庆祝——Mike死都没想到所谓的庆祝会是跑到游乐园里来装作八岁小孩。 

  丢脸,太丢脸了。

  

  两个奔三的大老爷们儿手拉手在游乐园里慢慢悠悠的看着风景,全然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说实话12对这种目光本身就不怎么敏感,Mike在国外呆久了更是有了那么点儿不以为然的意思,俩人连出柜的基本流程都干干脆脆的省略了过去,手一拉嘴一亲就在8012一众兄弟姐妹们的面前谈起了痛痛快快的恋爱。

  走着聊着,手里的饮料见了底,12仰头倒了倒手里的罐子喝尽最后几滴汽水,抬手将它扔向路边转角处的垃圾桶。铝皮罐子砸在垃圾桶边沿上又狠狠的落向地面砸出“哐当”一声轻响。

  “你啊...。”

  右手牵着的人丢来一个有点嫌弃又有点无奈的心情,强行拉着12走到桶边,一边将自己的空罐子扔进桶里一边弯腰拾起对方刚刚装逼失败后悲惨落地的罐子,随手一抛看着它掉进了垃圾桶里才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目光。

  Mike懒得回应12眼里那点对他善意挑衅的强硬答复,眼里的笑意昭示着他心中的愉悦,以及那么一点点反杀成功的得意。

  ——看到了没,扔不进去就老老实实丢垃圾。

  

  半小时后,12熄火了。

  Mike半扛着身上故作柔弱的一坨肉,眼里写满了内心戏。不知道是哪个心理年龄不太成熟的兄弟放着好好的摩天轮不醉非要选过山车——一圈下来Mike只是脸色稍稍发白,而坐在他身边大呼小叫的家伙光是靠着喊就搞得自己精疲力尽。

  当然了,满耳朵的“唔~哦~哦~哦~哦~”“我~操~这~个~来~劲~”“好~触~啊~啊~啊~”“高~潮~咯~哦~哦~”对于Mike来说,也够他耳鸣个十几分钟的。

  一米九的肉压在男朋友的肩膀上一边用着迫真的演技垂死挣扎一边抱怨对方实在太瘦硌的自己肉疼,换来的只是几个毫无同情包含在内的麦之白眼。

  “还想玩什么?”他自暴自弃的伸手拍拍仍旧偷偷瞄着自己表情的大型生物,明知故犯的问着大家都对答案心知肚明的问题。明明是精疲力竭的某个人闻言歪了歪脑袋换了个稍微舒服点儿的姿势视图看清周围的游乐设施、

  旋转木马?...我已经十七岁了,不行。

  摩天轮?这个好,最后再去。

  哦...?我觉得那个有劲的。

  “鬼↘↗屋↑????”对方并没有偏头看他一眼,而是迅速的提出了疑议,在12听来尾音上挑的可不怎么自然。 12突然很想笑出声,但他憋住了,强忍着得意与笑意,点点头,“对啊,这个游乐场的鬼屋特别触的!上次R受和魔王俩人来过之后都说好!”

  “都说好——?”

  “呸,不,都说好可怕的呀。”




========================

到这儿就没了,下次接着写。

您的红心是对我最大的支持[[[bu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在Lofter发12M就是强行转变文风的作品...。还望不嫌弃。

这种文风真的无法驾驭,我还是适合平铺直叙的文风啊。感慨。